博彩現金網
SITE MENU
最新博彩現金網資訊盡在此!

12岁那一年她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又丑又迟钝

時間: 2024-06-17 02:33:24   欄目: 咨詢博樂匯娛樂現金網



  2011年开始,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先后出版了小说《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离开的,留下的》《失踪的孩子》,这四部小说被称为那不勒斯四部曲,讲述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两位女性长达一生的友谊,她们是彼此的闺蜜,也是彼此的对手,她们在互相较劲中成长、分离以及重逢,她们之间的故事打动了无数读者。

  据统计,那不勒斯四部曲一共被翻译成45种语言,总销量超过1500万册,随着小说在世界范围内流通出版,越来越多人喜爱费兰特的作品,由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也受到了观众的追捧,引起了一股费兰特热(Ferrante Fever)。

  2020年9月,暌违五年,费兰特出版了新书The Lying Life of Adults,小说故事也是发生在那不勒斯,讲述了一位12岁少女的成长故事,这一次费兰特会给读者带来什么样的那不勒斯故事?

  12岁Giovanna Trada,惊愕地发现自己变了,她曾经美丽且深受父亲的喜爱,而现在却变得又丑陋又迟钝。一天晚上,她无意中听到父母的讨论,母亲把她的成绩不好归结为“青春期”。“青春期与此无关”,父亲说,“她长了一张Vittoria的脸。”姑妈Vittoria的脸在家里的每一张照片上都被用马克笔涂黑,这是“一个丑陋和怨恨完美结合的女人”。Giovanna明白拥有Vittoria的脸,就是丑陋得无法救赎。

  这是一部关于说谎的小说,“为了容忍存在的事实,我们学会撒谎,首先是对自己撒谎”,Ferrante在一次采访中指出,“谎言保护了我们,减轻了痛苦,让我们避免认真反思,淡化了这个时代的恐怖,甚至让我们从自我中救出自己。”The Lying Life of Adults 关注的是青春期,一个充满欺骗他人和自己的时期。成长意味着要学会认识到成年人的虚伪,也要学会忍受现实的失望。

  《使女的故事》作者,Margaret Atwood十多年来首次回归她的诗歌根源。

  在成为世界上备受喜爱的小说家之前,Atwood是一位诗人。Dearly 收录的诗作,既俏皮又睿智,汇集了许多Atwood最知名的主题,幻想、爱情、女权、死亡与坚定的现实主义结合起来,被她以思辨的姿态和激昂的情感加以探讨。

  这是一本纯正的Atwood之作,阅读她的作品,会让人考虑诗歌不仅关乎真理,而且关乎 “自我欺骗的理智(sanity of self-deception)”。Atwood将过去和现在融合,从而产生了对当下以及未来的预见性怀念。

  这本书对几位女性艺术家、作家、科学家生活和思想的“隐形联系”,进行了万花筒般的阐释,她们的每一条道路都会影响后来者的生活。

  “我们一生都在试图辨别我们的终点和世界其他部分的起点。”这本书是艺术、生活、科学、音乐、哲学、女权主义、宗教衰落、自由恋爱、天文学和诗歌的结合,从中发散出更大的问题:衡量美好生活的标准是什么,以及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上留下的改善痕迹意味着什么?成就和赞誉足以带来幸福吗?

  在一个充满了关于身份和环境问题的时代,解决之道在于万物相通,正如Virginia Woolf曾说过“整个世界就是一件艺术作品……我们是文字,我们是音乐,我们是事物本身。”

  从一个简单的问题开始,“街道地址是做什么的? ” Deirdre Mask周游世界,穿梭时间,找出我们如何描述自己在哪里生活,以及这说明了什么。从历史记录到现代世界,包括了现代邮政系统的起源,窥探了未来的数字地址,以及无家可归者在这个时代面临的困难,因为家庭地址是 “社会检查你是否是自己所说的那个人的一种方式”。Mask流畅的叙述和令人印象深刻的研究揭示了大多数人认为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的另一面。

  我们盯着手机。我们保持多个标签打开。我们的聊天和对话中充满了 “你看到了吗?”这句话。我们生活在最糟糕的时代的感觉似乎在加剧,同时也渴望确切地知道事情已经变得多么糟糕,每一次新的灾难都会让我们从上一次的灾难中分心。The Unreality of Memory收集了关于灾难文化、气候焦虑和我们日益增长的集体末日感的探索性文章。

  在这本书中,著名诗人和散文家Elisa Gabbert探索了我们对过去和未来灾难的迷恋,从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到切尔诺贝利,从猎巫到瘟疫。这些经过深入研究的预言性沉思,质疑世界将如何终结以及为什么我们无法停止对世界末日的幻想。

  我们能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吗?我们能从当下的内部理解我们的当下吗?Gabbert对我们新的存在方式进行了敏锐分析,提供了一种使我们与这个不真实的新世界和解的方法。

  财经记者Nicholas Shaxson带我们踏上了一段可怕的世界经济之旅,揭露了避税天堂、垄断者、大银行、私募股权公司、欧洲债券交易商,以及那些悄悄地将我们整个社会金融化的无赖们,是如何伤害了企业和个人。

  金融业在过去半个世纪重新设计了全球经济秩序,目的不是创造财富,而是从基础经济中攫取财富。在“国家竞争力”和“股东价值”的双重教义下,巨型银行和金融公司挑起了国家间的竞相追逐。当政治家和CEO们谈论竞争力的时候他们是什么意思? 竞争是否意味着一个国家的公民生活得更好,还是仅仅意味着大公司的利润更多?

  Shaxson认为金融业已经变得如此之大,其引力场已经扭曲了周围的一切,所有人可能都是平等的,但在大企业和普通纳税人之间,并不平等。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金融体系,但当它发展得太大时,就会变成一个怪物。

  Jill Lepore从档案中发掘出Simulmatics这个早已消失的公司及其背后不可思议的女性们,讲述了Simulmatics如何为当今数据驱动的社会提供了一个先例。

  Simulmatics是第一家致力于预测人类行为和操纵数据的公司, 他们提出通过计算机模拟人类行为的方式来预测和操纵未来。1959年,Simulmatics建造了一台“人机(People Machine)”,旨在模拟预测一切人类行为,从购买洗碗机到叛乱再到选举投票。

  Simulmatics的科学家们认为他们发明了“社会科学的”,可以通过计算机运行数据分析和建模的方式发动了一场战争,他们的客户也包括了越战时期的美国国防部。

  Simulmatics的工作为后来的舆论操纵者铺平了道路,现在我们已经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企业掌握了任何使用过手机、搜索过互联网,甚至在超市购物的人的大量数据。

  “黑暗时代(Dark Ages)” 是对公元5世纪到15世纪这段时期的一种称呼,常被理解为一个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时期,但事实上中世纪不是一个厌恶新奇,狭隘守旧的时代,而是一个对自然法则的激烈探索,充满奇迹的的时代。

  中世纪的思想家们试图了解周围的世界,从季节的流逝到夜空的星星,他们带来了第一所大学、第一副眼镜和第一只机械钟。通过讲述僧侣John Westwyk的故事,循着他的生活痕迹,Falk引出了当时深厚的科学知识,用星星导航、罗马数字乘法以及使用星盘报时。

  The Light Ages为我们勾勒出一幅生动的、见所未见的中世纪世界图景,正如Falk所说,“研究中世纪学者的宏伟成就,以及他们的错误,也是欣赏令关于人类努力所具有的复杂性。”

  《公正》《金钱不能买什么》的作者,哈佛教授Michael J. Sandel睽违八年的重磅新作。

  这是一个“赢家”与“输家”界限分明的年代,机会与命运只会眷顾本就幸运的那群人,而“只要努力便能成功”成了天大的谎言,社会真的实现得了平等与正义吗?若幸运拥有市场经济重视的才能,便能往上爬,反之只能跌落谷底。失败者的愤怒与挫折感不断酝酿,人们在不同的立场之间撕裂对立,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一同思索重大公共问题的能力?面对疫情危机,人们该如何才能同舟共济?是我们看待“成功”的方式,让社会陷入了前所未见的困境。

  Sandel从三大层面提出讨论:教育的本质与目的、如何建立每一份工作的价值与尊严、重新反思成功的意义。这是当前混乱世局中,用思辨回应撕裂的世界最需要的一本书,让每一个人都真正拥有尊严和幸福。

  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最鼓舞人心、最反直觉的思想家之一,畅销书Seven Brief Lessons on Physics的作者,以他对科学、历史和人性的思考,改变了我们思考世界的方式。Carlo Rovelli追随自己的好奇心,跨越时空从牛顿的炼金术到爱因斯坦的错误,从纳博科夫的蝴蝶到但丁的宇宙学,从非洲旅行到章鱼的意识,从改变心智的迷幻物质到无神论的意义。

  “世界上有一些地方,规则不如善良重要”,贯穿全书深处的是作者对人类思想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的无比喜悦。把科学和人文科学作为互补的知识领域,这是由 “现代物理学诗人”带来的一次令人着迷的科学、哲学和历史之旅。

  Thames & Hudson 出版的“The Illustrators”系列,旨在让读者们去领略插画家的迷人风采。他们或享誉世界,或暂不被世人熟识,但他们创作的作品却都有着深远的影响。丛书最新一本介绍的是荷兰插画家Dick Bruna。

  Dick Bruna(1927-2017)因其创作的儿童角色Miffy而家喻户晓。提及他,人们往往只能想起Miffy,而忽视了他其余的作品。为打破这种固有印象,作者探索了Bruna在乌得勒支的工作室,发现其艺术实践跨越多种媒介,包括绘画、拼贴、摄影。书中对Bruna的所有作品——书封设计、海报设计、邮票设计、插画等都给予了应有的重视,让大众更深入地感知Bruna的艺术语汇,了解Miffy的诞生与成功并非偶然。

  本书是第一本专门介绍韩国女鞋品牌Yuul Yie的专著。Yuul Yie由设计师Sunyuul Yie创办。Sunyuul原本修读的是女装设计,因对高跟鞋太钟情而转入学习手工鞋的制作。她敢于挑战传统的制鞋方法,拥抱不完美和个性,从自然和现代艺术作品中汲取灵感,将古典元素与创新雕塑设计相融合,创作出备受赞誉的“Y高跟鞋”。

  Sunyuul独特的审美风格使其设计出的鞋履既经典耐看又时髦,无论在亚洲还是世界范围,都获得了众多女性顾客的喜爱。毋庸置疑,以Yuul Yie为代表的亚洲鞋类品牌已在西方时尚界掀起了一场风暴。

  Mark Gonzales,现代街头滑板的先驱,被Transworld Skateboarding杂志评为“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滑板手”。他也是一名艺术家,是当代艺术领域最多产的创新者之一,其与Adidas、Supreme、Thrasher、Retrosuperfuture、JanSport等品牌合作的项目首次在书中完整披露,揭示了Gonzales的桀骜不驯——这巩固了他在滑板和流行文化史上的地位。

  Yoo Youngkuk是韩国最受欢迎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之一,被称作“色彩魔术师”。这是第一部关于Yoo的专著,全面而深入地回顾了他的一生。

  Yoo Youngkuk出生、成长在韩国偏远的腹地蔚珍,他于20世纪30年代前往日本学习艺术,在太平洋战争的动荡中回国,以捕鱼和酿酒为生。1955年后,Yoo重新恢复艺术创作,领导了许多早期的先锋派团体,并进行了一系列演讲,其作品当时受到评论家和公众的一致好评。20世纪60年代起他退出团体活动,全身心地投入到个人创作之中,每两年会举办一次展览。

  Yoo一直坚信抽象的力量,尤其喜爱以几何形式和丰富色彩来表现自然原型。书中首次呈现了这些开创性的作品,揭示了Yoo的核心创作哲学。透过这一幅幅作品,观众也仿佛置身于他的家乡,一起领略那崎岖的山脉、肥沃的山谷与灿烂的阳光。

  Ridley Scott,好莱坞历史上最成功的英国电影制作人之一。Ridley Scott: A Retrospective以深入的文本、丰富的图像——包括作者在拍摄现场收集的第一手资料和对Scott本人的采访,回顾了他非凡的电影创作生涯。

  书中,在讲述《异形》《银翼杀手》《角斗士》《黑鹰坠落》等影片幕后故事的同时,作者也在寻找将这些不同类型的电影联系在一起的创作动机与创作主题,以及探索了Scott对待电影这一媒介的方式。

  如Scott自己所述:“如果要我描述自己的风格,我不得不说它叫做现实。不管它变得多么程式化,它的背后都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