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現金網
SITE MENU
最新博彩現金網資訊盡在此!

致敬最后的V12 兰博基尼跑车体验日

時間: 2024-05-11 09:29:50   欄目: 咨詢博樂匯娛樂現金網



  [汽车之家海外试驾] 一直晴朗的博洛尼亚,在我到达的当天却突然开始下雨,而且一直持续到活动结束。也许这并不是巧合,而是上天注定为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这辆兰博基尼的最终版旗舰留下的伤心眼泪。

  十年前的Aventador LP700-4,是兰博基尼王朝的巅峰大作,惊艳的外形、无与伦比的性能就算放到现在,也依旧是旗舰表现。而十年之后,它的末代车型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是Aventador所有版本的最终聚合体,它将拥有最纯粹性能,是一个时代的完美结局。

  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总共会生产350辆硬顶款和250辆敞篷款,在A柱驾驶员一侧的仪表台上还会有限量标牌以示纪念。为了让车主得到它最想要的收藏品,兰博基尼提供了18种颜色的标准外观配色,以及超过300种的选装配色。

  “它在无与伦比的设计、工程解决方案和最激动人心的驾驶体验方面提供了必不可少的12缸体验,Aventador是这个非凡时代的权威。它是同类产品中的最后一款,是目前兰博基尼V12发动机所能触及的最大动力和决定性性能,并结合了我们无与伦比的旗舰DNA设计。Aventador从一经推出就注定成为经典,而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是永恒设计和技术解决方案在终结版本中最美好的表达。”

  在低速时它处于关闭状态;最大性能,例如在高速制动时,它能产生最大的阻力来帮助车辆刹车,这也是百公里刹车仅有30米的奥秘之一;最大操控性,它可以制造更多下压力,确保在弯道中轮胎有足够的附着力。

  优化后的VVT(可变正时气门)和VIS(可变进气系统)优化了扭矩曲线牛·米的扭矩。强悍的CCB碳陶制动系统可以在30米内将车辆从100km/h刹停。这是我第二次驾驶Aventador,与8年前的第一次不同,这次更多的是敬畏。敬畏可以输出780马力、比SVJ还高10马力的6.5L自然吸气V12发动机;敬畏它在这十年中不停地进化,四轮转向技术和断缸技术的应用,让它也紧跟时代的脚步。而不变的,依旧是V12发动机那无与伦比的声线rpm开始,身后的“巨兽”就愈发躁动,而这才属于暴风雨前吹过的阵风。

  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不喜欢慢速行驶,速度低时它好像有些手足无措,变速箱往往会犹豫不决。它渴望深踩油门,通过狭窄的视野,你仿佛处在碉堡的射击口,这头公牛希望你勇敢的踩油。7速ISR变速箱还是那样的顽固,高转下的每次换挡都会再助力推上一把。虽然它在一开始就以50毫秒的换挡时间为骄傲,但换挡品质确实无法和现在的双离合器变速箱媲美。

  原地转动一下方向盘,熟悉的液压工作声是很多车迷可望不可求的赏赐。沉重的转向并不会影响到车辆的灵活性,因为它后轮主动转向系统很聪明的与前轮协调工作,执行器可以在5毫秒内对驾驶员的操作做出响应,降低转弯直径。

  STRADA、SPORT、CORSA三种经典的驾驶模式得以保留,而在EGO自定义模式下,驾驶者能获得更多自主权,自己设定主动悬架、牵引力控制以及转向特性。在驾驶Aventador LP 780-4 Ultimae两个小时之后,我不得不停下它爬出驾驶舱放松一下,它确实适合“地面健身房”的外号,因为长时间驾驶真的需要体力去支撑,也许这就是最纯粹的机械感,是品牌的魅力所在,也是牛与马的最大区别。

  紧接着,一旁的Huracán STO在召唤着我,这辆后驱“准赛车”比大牛更难驯服吗?当我开了1公里后,答案就清晰了: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是的,相比野蛮的“大牛”,这辆“准赛车”居然让我回到了现代社会。

  然而不变的依旧是蛮牛的声浪,V10发动机虽然略显“秀气”,但在5000rpm排气阀门打开后,暴脾气的小牛完全不输给它的兄长。我也是尽可能的去多享受自吸发动机高转下的声浪,因为下一次发动机可能就会被电机取代,这么美好的时光将一去不复返。

  在转弯时,流过车身上方的气流具有偏航作用,鲨鱼鳍两侧会产生不同压力,让车辆在弯道中拥有更好的稳定性。鳍片还有助于将气流拉直吹向尾翼,从而提高转弯时尾翼的工作效率。在前几年的F1赛车,以及勒芒赛场上都能看到类似的鲨鱼鳍设计。

  尾翼设定带有三个位置以增强后部下压力,通过改变双层翼型之间的间隙,车辆的空气动力平衡可以波动13%,使STO适应不同的驾驶风格和赛道条件。带有百叶窗的Cofango结构——前机盖、翼子板和前保险杠由一个单一部件构成:这是由兰博基尼工程师创造的词汇,“Cofango”结合了“cofano”(机盖)和“parafango”(翼子板),整体设计不仅重量更轻,在比赛中受损后的更换时间也更短。

  极致轻量化的车身仅重1339公斤,比已经很轻的Huracán Performante再减轻43公斤。除了碳纤维车身外,更轻薄的挡风玻璃(减重20%)、镁合金轮圈和中央锁止螺母也为轻量化立下了赫赫战功。

  STO的三种驾驶模式有别于普通的兰博基尼车型。默认的STO模式适用于普通道路和山路驾驶,Veicolo Dinamica Integrata (LDVI) 车辆动态系统的各个方面调校都针对所有路况进行了优化,并配合了面向公路略微舒适的悬架设置。Trofeo 模式下,系统是针对干燥沥青赛道路面进行的优化。LDVI通过专用的扭矩矢量控制和牵引力控制策略确保在ESC开启时的直线加速以及在ESC关闭下的单圈计时,实现最佳性能。Pioggi湿地模式更适合试驾时的路况,系统会更加小心的监控车轮打滑,必要时减少功率输出,ABS程序也会相应改变,保证在湿地下获得最佳的轮胎抓地。

  完成了难忘的试驾,接下来参观碳纤维工厂变得既轻松又有趣。这并不是一次想象中的参观,而是真正的动手制作碳纤维零件。经过严格的登记,我们所有能拍摄的设备都被关在了工厂门外,有些遗憾。碳纤维零件之所以昂贵,是因为它的制造过程极为繁琐、复杂,而且只能靠手工制造(欧洲技术制造业人均小时工资超过40欧元)。工厂为我们提供了全套的工具、材料和防护装备,在现代工厂里工作极为人性化,因为连剪刀都是电动的。

  工厂为我们提供了零件模具和相应的碳纤维布,每种零件都是由4层碳纤维布构成,第一层薄,其余三层略厚。把第一层碳布贴合在模具后,就要用刮刀把它压紧,一些工件的开口还要用刻刀裁开。之后铺上隔离材料放入真空袋抽真空,抽真空这一步非常重要,它能让碳布非常紧密地与模具结合,确保零件的三维尺寸。 经过约10分钟的定型等待,我们再依次重复之前的步骤,把第二、三、四层碳纤维布继续贴合在模具上,每次都需要压紧、剪裁、再抽线小时的制作后,碳纤维零件坯就完成了,剩下的工序就要交给工厂的热压罐进行固化。

  在我们制作的同时,工厂又来了一位明星工程师。兰博基尼称他为FLY DOCTOR(飞行医生),他是兰博基尼不可缺少的工程师。以前的概念里,碳纤维结构件如果碰撞损坏是不能修理的,只能整体更换。但这位工程师打破的这个“传统”,它会飞遍全球来帮助维修Aventador受损的碳纤维车身结构,这也是飞行医生名字的由来,这种维修技术很早就得到了德国TUV的认证。修补过程是通过打磨,把受损部位进行清理,并打磨出V型槽。根据不同部位,会选用不同种类的修复材料:有同样是碳纤维的面板、有3D打印零件等等。

  活动结束后,我还采访了兰博基尼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phan Winkelmann先生。

  答:最开始,我们不得不中断和经销商的合作,但很快我们从封闭状态中走出来,贸易的大门重新打开,因此兰博基尼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太大冲击,相反我们的市场迅速回暖,2021年是兰博基尼创纪录的一年,销量创纪录,利润率创纪录,当疫情后生活开始恢复,汽车市场的储备资金丰富,人们开始重新享受生活,因此跑车市场也紧跟着迅速的恢复起来。2021年我们继续创造着销量记录,全球总销量8405台,营收19.5亿欧元,营业利润3.93亿欧元,营业利润率达到了20.2%。

  问:对于中国市场,我觉得SUV和新能源产品更加重要,能否透露一下兰博基尼接下来产品的布局?

  答:中国市场每年都在增长,2021年中国是兰博基尼的全球第二大市场,特别是如你所说我们的SUV Urus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细分市场,未来我们在中国将有两步计划,首先在2023和2024年推出首款混动车型,到了2025年初,所有的兰博基尼车型都将配备混动系统或插电混动系统。第二步我认为是2028年,我们将推出我们的第四款车型,并且是兰博基尼首款纯电动车型,这是我们在中国市场非常重要的两个计划。 至于这次丰富的海外活动兰博基尼还在发布了什么?现在还在保密,咱们4月12日见。(文/图/摄 汽车之家海外撰稿人)